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功德殿中千灵渊既然这么说了,温信大长老一口应承下来也算是一锤定音,哪怕明王道诸人再想如何推膛都无济于事。

可眼下看看对方来的四人中修为分别是元婴初期和中期还有两个金丹期的修士。那博运子虽然是金丹后期修士但天运门的功法绝对不适合与人争斗,所以易天将其排除在外,这下反倒是担心起师千薇来。

果不其然千灵渊倒是先开口道:“鄙徒有孙女师千薇算得上是千灵一脉金丹翘楚,想请贵教金丹修士赐教一番。”

话一出口师千薇倒是直接站出来朝着诸位前辈行礼而后便静待明王道一方出站人员了。

其实在场的人明王道诸人心里也明白,此时只有极乐天的乐彤萱修为比之略高一筹。但对方是灵界大能嫡传宗门,功法上善于争斗,众人也未知乐彤萱能否扛得住压力。

反观她本人倒是一脸轻描淡写只是看向师千薇时眼中露出极度的嫉妒来,在场的易天虽然察觉这些端倪倒也是一头雾水。

就听温信大长老淡淡的道:“彤萱你与千薇师侄切磋一下吧,切记点到为止。”

两人拜谢之后便一个闪身出了殿外来到空中,而内中诸人也是不紧不慢的跟了出来抬头仰望一番。

易天跟在人群后方倒是心中还在思量着些什么,突然耳边传来乐卿侗的娇声传音道:“尊上希望谁赢好呢?”

笑了笑掩饰自己的尴尬易天同样传音回道:“当然是圣教获胜才是了。”

“可我觉得尊上心中似乎是想让师千薇赢才是。”

易天听罢倒是淡淡的回道:“怎么可能,对方上门挑衅我圣教正要强力压制一番才对。”

爱弹吉他的女生

乐卿侗倒是不屑的摇摇头,而后紧追不舍的传音问道:“妾身猜想这师千薇应该和尊上关系匪浅吧,”

“你怎么知道?”易天一愣自知语失脸上也眉头一皱。

“这是女人的直觉,何况极乐天是为尊上侍寝的对这些事怎么会不加以深究,相信彤萱心中也都有所察觉了,你的小道侣倒是要小心了,”乐卿侗倒是回眸一笑对着易天道。

白了她一眼易天也是无奈的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只见到天上一白一黄两道灵光互相胶着,并且接连发出阵阵燥响。

一刻过后就见到两人缓缓落下,虽然两人身上都没受什么伤,可师千薇面色正常,而乐彤萱却是满脸通红明显是吃了点暗亏的样子。

明王道诸人此时也都面色不善,乐彤萱明显修为比对方高出一阶,可还是被逼着吃了亏。

易天见了后悄悄的传音与她道:“你先退下好生歇息下,”后者听后才略显出喜色来。

对面的师千薇此时也悄悄看了过来,只是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易天身上,见到刚才那番情景之后也就脸上一怒面色铁青的盯着乐彤萱望去。

虽然不知道她们之间的小九九,此时易天心中还是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既然千灵宗金丹中期修士就可以越级挑战,那等会到了元婴期的切磋也够呛。

果不其然还没等千灵渊开口,他身边的师宁军倒是站出来对着温信大长老施礼道:“晚辈长居中州,未曾有机会和四陆修士切磋讨教一番,藉此机会想请贵教高人赐教。”

“哦,那你想请何人出手赐教呢?”温信大长老淡淡的道。

师宁军听罢将目光在其余众人身上来来回回扫了几遍,随后道:“素问帝御天是圣教传功和之法之部,在下想请帝御天宗主赐教一番。”

此话一说上官雾风脸上抽了两下,易天发现明显对方是有备而来,现在能够出战的有自己、熊霸天、乐卿侗和上官雾风。

论实力上官雾风之比乐卿侗强,可对方不消于和女人动手,看不透自己和熊霸天,所以一番斟酌之下也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即便是平手这越级挑战也算是赢了,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直接上官雾风脸色凝重而后身影现出残像四散开来,三息后天上到时传来他的回应道:“师道友那我们就过上几手吧。”

师宁军也不客气,只是双脚一蹬身体化作一道白光迎了上去,瞬间天上便传来阵阵雷鸣之声。

站在店门口的易天急忙施展瞳术将上空的交手看得真切。

只见师宁军手握一把灵剑化成千百道剑丝后朝着上官雾风袭去,后者也不示弱,整个手上两两结印将明王手三式接连打出。虽然没有做到三式合一的效果可因为出手飞快三式的威能接二连三的朝着对方身上招呼了去。

这两人交手的动静可比刚才乐彤萱和师千薇来的震撼多了,抬头望去整个天际都瞬间变成一黄一白两色灵气交锋的地盘。

易天此时点下头了看了看正中的温信大长老,两人眼中似乎都已经认定这场交锋的结局了,如无意外,上官雾风可以凭着修为的优势将局势维持在平手的境界。

似乎在空中的师宁军也意识到自己和对手的差距了,虽然一出手就是剑气如丝的绝招,可上官雾风沉着应对,不单是看透了对方的想法而且还步步为营,祭出一个丹炉来将自己完罩住。

任凭师宁军的如丝剑气穿过法术的阻扰刺过来也只能在丹炉上留下一个个细小的痕迹。

随着双方交手持续了一刻钟后温信大长老开口对千灵渊道:“道友这场不如算是平手如何?”

可千灵渊却是微笑的摆摆手道:“还请大长老稍等片刻,劣徒最后一招还未使出。”

话一落音只见师宁军飞快的倒退开来,从储物袋中竟然拿出了子母幻灵剑口中念念有词。只见那一大一小两把灵剑瞬间合二为一,接着师宁军一手接过之后对那灵剑上轻轻一点。

瞬间那剑身便迅速膨胀起来化作一条十丈长,一尺宽的白色光晕。接着手腕一变招,那道白光就被操控着径直击对手。而对面的上官雾风也是脸皮一抽,手上倒也不停歇,直接将丹炉化成一个四尺大的光盾挡在了前面。

‘嘭’一声毁天灭地的巨响过后两人倒是相持数十丈慢慢落了下来。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