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赤红伯爵掏出两瓶治疗药剂灌进嘴里,几乎要迸裂开来的脑袋这才勉强消除疼痛,以血魔法的驱动下,赤红伯爵对治疗药剂的消化能力比寻常法师快得多。

但他也发现玄微子的“超频震爆”不是直接对血肉之躯进行杀伤,而是通过冲击精神意识,从而使得自己生命活力产生紊乱。就算治好了伤势,赤红伯爵的意识中还是残存着轰鸣的钟声,眼前视野天旋地转,空间感错乱,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

“幸亏我早做准备,复制了自己一部分大脑和脊椎,移植到权杖之上。”赤红伯爵看着自己手中红宝石权杖,顶端那枚红宝石已经解除伪装,变成一颗四处乱瞧的魔眼。

死灵系八阶奥术中,有一道叫做“克隆术”的法术,法师能以此制造出自己的复制体,一旦原本身体死亡,就能够让自己的灵魂转移到复制体上,从而获得新生。

但这道法术在发明之后,能够成功施展的法师其实没有几个。一是制作复制体的难度极大,需要各种手段维持活力而不腐烂;二是灵魂转移风险很高,甚至发生过转移之后的法师,奥法环阶下降、记忆受损的情况。

不过赤红伯爵另辟蹊径,复制自己部分器官,以备不时之需,甚至制作出这柄血肉权杖,作为自己的“副脑”,哪怕主体遭遇到震慑惑控、昏迷失能等情况,也能施展少量法术,包括已经施展的卷轴法术,也可以让血肉权杖代为引导。

赤红伯爵望向地面,自己那帮学徒与随从正在被三个人攻击,而且他们似乎都像是中了什么幻术,意识迷茫、手脚无措,被轻而易举击败,就剩下自己在半空中。

“有点本事。可惜,施法者的战斗往往就是这样,一个失误就注定生死。”赤红伯爵冷笑不止,掏出一张“力场监牢”卷轴,咬着牙强行专注意识,朝着“奥兰索医师”消失的位置施放。

“迷宫术”能够将人拖入异次元迷宫之中,但这道法术维持时间只有几分钟,万一对方提前找到出口,一样会突破而出,回到原来消失的位置上。

赤红伯爵为了应对这个情况,“力场监牢”形成一个透明的正方体,只要那个“奥兰索医师”回到现实位面,就会被困在其中,任由自己处置。

“差点忘了,还要准备一个‘次元锚’,这个家伙可是会传送的。”赤红伯爵耳边钟声幻听让他有些烦躁,扫了地面上一眼,自己那些学徒和随从,居然都被那个武装教卫带人部砍倒了。

赤红伯爵怒极反笑:“好,很好,省得我去慢慢找了。自己找上门来,我就将你们一个个做成血肉魔像!”

小豬环抱粉红心极致俏皮

“你这个权杖是怎么制作的?”一道声音从旁边传来,赤红伯爵扭头就看见玄微子,距离自己不过十尺,探过头来一脸好奇,惊得他汗毛倒竖,抬手发动戒指中的“力竭波”。

如同阴冷黑风的“力竭波”迎面轰在玄微子身上,这种法术不能以任何形式豁免,却被玄微子自行发动的“灵根玉液”流转身,将负面效果一洗而空。

玄微子一脸从容,碧云如意在手上打个转,迈昂施展一道“造成痛苦”、自己施展一道“体验剧痛”,两道异能同时叠加轰在赤红伯爵身上。即便他凭着强悍的意志豁免抵抗过去,却还是都受伤害。

一个瞬间,裂颅碎脑的剧痛陡然回归,震得赤红伯爵口不能言、手不能动。

幸亏血肉权杖作为副脑还维持情形,趁机施展魔法项链中的“任意门”,连忙躲避。然而当传送法术的光芒笼罩上赤红伯爵的瞬间,另外一股力量掺杂其中,让他产生一丝空间错乱感。

“恶意传送术”!

“噗”地一声轻响,赤红伯爵的“任意门”竟然被反制失效,而且“恶意传送术”导致内脏伤害,让赤红伯爵一口鲜血喷出口鼻。

不待反应,玄微子已经抬手剑指点在赤红伯爵额头。

“死亡冲动”异能,如同洪水般的暗示疯狂挤入赤红伯爵意识深处。这是属于迈昂特有的灵能天赋,要人舍离形骸、解脱生苦,加上玄微子从旁驱动、增幅灵能,直接击穿赤红伯爵的法术抗力、意志豁免。

“死吧!”玄微子指尖轻推,一道冲击波直接将赤红伯爵身形撞飞。

在半空中如同断线风筝的赤红伯爵在“死亡冲动”的干预下,自行解除了“飞行术”,在没有任何防护的状态下,从一百多尺的天空中下坠。

啪——

大脑率先着地,堂堂莱根城领主、八阶法师赤红伯爵,在河滩边留下一团血肉模糊的尸体。

“有点本事。不过你说得没错,施法者的战斗往往就是这样,一个失误就注定生死。”玄微子重复了一遍赤红伯爵的话。

看着迷宫术自行解除,半空中出现了另一个玄微子,而那不过只是星光体塑造的临时分身,甚至没有半点心灵异能,只是即便用上侦测法术,都会发现与玄微子有着相同的生命气息。

其实赤红伯爵一直都处于“云中梦”的影响下,但他身上魔法物品丰富,而且意志豁免很高,玄微子确实不能完影响他的感官知觉。

不过具体战斗从来都不是简单地拼数值、拼能力,赤红伯爵能看见的,往往是玄微子让他看见的。

当赤红伯爵第一次传送之时,玄微子也随之传送,只不过他是将一个临时分身传送到赤红伯爵身后,以“超频震爆”对精神的冲击,掩护再度施展的“云中梦”,赤红伯爵则是将一个“迷宫术”浪费在临时分身上。

只是一个错判,玄微子就已经逼近赤红伯爵身边,然后便结束战斗了,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

当玄微子身形落到地上之后,萨雷米爵士与沃夫、提乌斯合作,就已经将赤红伯爵那批学徒与随从杀光,他们在被“云中梦”干扰下,都挨了一发增幅过的“灵能震爆”。

没有良好装备道具的他们,震慑在原地被轻易收割掉性命,即便是法师也是一刀一个。

“医师,没想到这么快就搞定了啊!”沃夫从来没感觉这么爽,抬脚踢了踢倒在地上的尸体,手上还牵着几匹马的缰绳。

萨雷米爵士拭去长剑之上的血迹,玄微子的实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根本没发生什么想象中那旷日持久、狂轰乱炸的战斗,自己甚至没出什么力,人家就搞定所有事情了。

只有玄微子自己清楚,在炼成碧云如意之后,御器之时自己就相当于和迈昂达成“超能共鸣”。心灵异能的威力堪比是一整个蕈人族群合念发动,更有海量灵能供玄微子施展各种增幅心灵异能。

能够群殴,谁还会傻乎乎地单挑?赤红伯爵也不可能乖乖舍弃自己那身魔法装备和物品啊。

提乌斯程只施展了几个低级法术,见尸体上还留下不少魔法物品,立刻变作勤奋农人俯身拾取麦穗,一件件都收拢到怀里,像是大丰收一样。

“真不愧是高等法师啊,太有钱了!”提乌斯看见摔成肉泥的赤红伯爵,丝毫不觉得脏污,抖了抖那件如血鲜红的法师袍,又将手上戒指一个个摘下来,甚至来不及辨识。

然而当提乌斯将手伸向那根血肉权杖时,权杖自己弹跳而起,地上一滩血肉“呼”地飞起,朝着提乌斯扑来。

提乌斯还没来得及动作,身形一闪就被“任意门”带走,屁股重重摔在地上,落在玄微子身边。

“死而不僵,真是难缠。”玄微子盯着赤红伯爵那团自行飞起组合的血肉,后方学徒与随从们的尸体像是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受到血魔法力量的牵引,朝着玄微子众人飞扑而来。

玄微子当机立断,施展了提乌斯那个“斥力法球”项链,一个微微发亮的半球体力场将四人笼罩在内,像是玻璃罩子一样,将飞扑过来的膨胀尸体阻隔在外。

就见那些膨胀尸体如成串炮仗爆炸,酸蚀气体与毒雾瞬间弥漫而开,形成大片红褐色的怪异云团,笼罩了半径近百尺范围,而且还在不断滋长,像是一片有自己生命力的魔法云雾。

“死灵法术!”萨雷米爵士脸上充满排斥之意,即便隔着力场保护,他也能感觉到那强烈的负能量气息。

“似是而非。”玄微子却说道,他能够感应到原本多趋向于死亡、沉寂的负能量法术中,蕴藏着生机发动的微小力量,发动天眼感应一番,不由得惊异起来:

“居然是微生物?这团负能量云雾里面有大量微生物!这怎么可能?”

但玄微子转念间又想通了,负能量的使用虽然多与死灵法术相关,但是生命体死亡后,受微生物腐蚀朽坏的过程,其实也是自然循环的一部分,所以负能量本身并不带代表邪恶。

腐朽、死亡、衰败这些特性虽然属于负能量,但是自然界中生生灭灭无时不有,即便是异世界也一样,端看如何观察和运用罢了。

光是从这一点,就看出这个世界确实能人辈出,赤红伯爵对于死灵法术的掌握和探求,有非常高明的见解,而非局限于一般的法术运用啊!

“可惜、可惜了啊。”玄微子摇头叹息。

沃夫抡着双刃战斧问道:“医师,有什么可惜的?那个家伙好像活过来了!”

玄微子笑而不语,赤红伯爵的魔法技艺让他很感兴趣,如果能早些了解到,说不定自己还会跟他好好结交。然而如今仇怨已结,自己未来谋划之中也没有赤红伯爵的立足之地,只好杀了。

眼见赤红伯爵的尸体不断组合、拼接,在魔血的维持下,形成一具勉强能够站立的扭曲身体。如今的赤红伯爵面容破碎,已经不能正常说话,只是发出一些咕哝声,血肉权杖与他的脊柱融为一体,突出到脑门的魔眼发出狰狞血光。

“我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我是法师!我是掌握血魔法的法师!我的生死只有我自己能够掌握!我的理想,我的未来,你们……”

赤红伯爵的灵魂在疯狂推动着魔血的能量,他如今已经化作可怖的血肉魔像,发出一声嘶吼:“该——死——!!!”

玄微子视若无睹,碧云如意一横身前,斥力法球之外,“火焰爆发”于半空中无端而现,一时之间,漫天火卷百尺方圆。

烈焰燎空,无情向外爆发,如同火牛出城狂奔,以排山倒海之势将酸蚀毒雾一焚而尽。结冰河水瞬间蒸腾成大片滚烫白雾,河滩碎石被烧得覆上一层橘红熔岩,极高的温度让空气也被同时点燃,火焰疯狂向外扩散!

轰——

火海过后,斥力法球之外一片白雾迷蒙,玄微子长吐一气,这样的法力他还是头回展现。以代表真火的崇正心念火候,运用在心灵异能之中,将转化系异能所塑造运用的能量提纯凝炼到了极致,瞬间爆发出来,的确造成相当惊人的威力。

“这样施法,实在太耗精神,看来身心和合境界未至,果然还是火候未到啊。”玄微子撤去了斥力法球,晃动碧云如意吹散周围白雾。

不远处,赤红伯爵的身体只剩下焦炭状的躯干,四肢已经成为地面上的焦黑痕迹,再也不能反抗,生机彻底断绝。

虽然损失了一个研究法术的优秀对象,可玄微子也不会后悔,抬手用星光茧将赤红伯爵剩下的尸体收走,回头就看见提乌斯等人一脸不可思议,玄微子看了看自己,问道:“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不不不,我只是没想到,奥兰索医师你居然一下子就打败了那个赤红伯爵。”提乌斯这下不敢再多动什么心思了,玄微子刚才施展的那道心灵异能,威力堪比专精火系塑能法术的九阶法术“火焰新星”啊!

九阶法师,那即便在强者如云的奥秘之眼中,也是地位崇高、不容冒犯的存在。能跟这样的人物搭上关系,提乌斯真觉得自己那些同事死得太值了!

“你放心吧!等我混出头了,就将你的妻子和情人学徒接过来,她们要是生下孩子,我来替你养!”提乌斯心里向那名已死的中年法师同事暗暗发誓。

探听到提乌斯心声的玄微子暗自发笑,只不过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如今仗着碧云如意和御器之法,玄微子的实力确实飙升不少。方才那道“火焰爆发”,无非是类似于法师的超魔升阶,然后再强效、极效化,已经是自己杀伤效力的极限。

这招充其量欺负一下刚才那个半死不活的赤红伯爵,真要让他完好无缺地应对,人家一个“火焰免疫”就能在火中跳舞了。

更何况现在玄微子的丹道修为仍然止步于“九还转”,对心灵异能的领会也没有本质性的提高,相较于手段层出不穷、实力惊人的九阶法师,自己还是别太狂妄的好。

玄微子掸了掸衣服,说道:“难不成还要有什么惊天动地、你死我活的搏斗吗?早点打完早点收拾残局,赶紧回柴堆镇吧,可惜人头留不下来,我只能伪造一个,吓唬一下剩下的人了。”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