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你究竟是谁?”

看着漫步而来的玉书,血衣教的高手们都是如临大敌的状态。眼前这人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过可怕,往那一站看似平平无奇,却仿佛站在了世界的中心,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将手中的书收起,玉书抬起了头,一双眸子显得无比的深邃。捧着书的书生让他们心头战栗,可是放下书的书生却更是让他们恐惧。

“唉!”一声叹息,从玉书嘴里发出。最为一个书生,他就想着能安安静静的读书,没事下点棋之类的。老实说,打打杀杀的事情他一向是不太喜欢的。

可是再怎么不喜欢,面对人渣的时候也有几分火气,也忍不住想要动手。尤其是看到了众人之中的董长青时,一抹杀意不经意间浮上心头。

当日他跟随董长青去了血衣教的分坛,在那里让他的心灵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人心之恶,原来竟可以这般。当时若不是沈康曾再三告诉他不要冲动的话,说不定此时那处分坛已经成了一片白地了。

“蜀山,不,万剑山庄,玉书!”

“万剑山庄?!”一道平淡的声音在他们耳边炸响,也让他们放下了仅有的侥幸。一边要盯着沈康,一边还要防备这个不知深浅的高手,现在的他们是腹背受敌。

虽然他们人数占优,但总有一种反被包围的感觉,心中甚至涌起了好像连逃跑都成了一个奢望的感觉。

“哼!”持剑而立,沈康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刚刚那一剑,既是为了突然袭击,也是为了让他们分心。正因为自己用出了最强一将,直接让其中一人受了不轻的伤势,其他人自然将部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面对一个他们轻松可以击败的对手,和一个能让他们受伤的对手是完两种方式。稍有不慎,他们就可能倒在沈康的剑下,由不得他们不小心。

而正因为他们将部注意力放在沈康身上,才让玉书一招直接就将两大高手秒掉,令他们重伤倒地不起,再无半分战力。虽然在玉书看来,他即便不偷袭,也足以将他们秒掉。

氧气少女居家纯净迷人

但沈康的要求太奇怪,让他们失去反抗之力,又让他们留着一口气,着实让人很难掌握分寸呐!自己力气用得稍微大一点,这些人可就跪了。

“董长春,现在怎么办,你不是说就只有沈康一人么?!”

在看到玉书一步步走来后,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阵阵的恐惧,可恐惧过后则是愤怒,原本的围猎变成现在的进退维谷,搞不好甚至还得交代在这里,让他们怎么能不愤怒。

大家来是轻轻松松混功绩,快快乐乐分果果的,可不是来玩命的。刚刚他们还六打一,现在直接四打二,当然其中一个还被沈康重伤,有多少余力还犹未可知。

至于其他两个人,他们则是下意识地忽略了,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还指望他们能怎么样。待会就算是跑,他们也不会带上两个累赘的。

大家虽然都是混血衣教的,但可不要真以为所有人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大难临头各自飞才是真的!

当他们心思各异之时,恐怖的力量不断的在沈康身上聚集着,一人一剑仿佛要将天空撕裂一般。如此可怕的气息这让他们如临大敌,可他们不敢轻动。

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开始动手了,他们就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了。而打下去的结果,即便再怎么推算,好像都没有赢的可能。

“怎么分?一人两个?”

“不用!”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此时的玉书还是那般的温文尔雅,这天空之上却多了几分萧瑟。

“我一人足矣,庄主在一旁看着就好,别受伤了!”

“也好!”冲玉书笑了笑,沈康静静的退后,只是在他退后的同时,周身那恐怖的剑气却是突然爆发,仿佛卷起了万丈灰尘,形成了一道万千剑气涌动的可怕龙卷,轻而易举的就将原本就重伤倒地的两大高手吞噬。

原本被玉书重创就没有多少反抗之力的两人,顷刻间被剑气临身,无数的剑气瞬间涌入到他们的身体里。半空中点点鲜血随风洒下,滴落在他们脸上,温和的血液却让他们的心感到无比的冰冷。

“侠义点+900!”

“侠义点+960!”

“什么,你怎么敢?”眼睁睁地看着两人被吞噬,而后半点生息也没剩下,剩下的几人难免兔死狐悲。你沈康好歹也是一方高手,竟然偷袭两个完没有反抗之力的重伤者,你要不要脸!

“侠义点没有过千么?”摇了摇头,沈康也没有多少失望,毕竟罪恶过千也不是谁都有这个资格的。这两个人明显算是比较弱的,地位应该不高,而且看着也年轻了,资历很显然不大够。罪恶没有过千,好像也是正常的。

不过剩下的人,倒是很有希望。尤其是那个董长青,能让玉书愤怒成这样的人可不多。希冀的目光看向了剩下的几人,那特殊的眼神看的他们浑身发麻。

虽然他们也想大声的吐槽沈康,可是面前这个越靠越近的优雅男子却让他们无法开口,因为此时的玉书已经动了。这一动,便是如雷霆降世,仿佛要冲击湮灭世间的一切。

“杀!”几人身功力毫无保留的部施展而出,这一刻在致命的威胁下,他们爆发了一百二十的战力,仿佛发挥出了最巅峰的力量。

四人同时出手,分四处将玉书包围其中,血雾组成的遮天大手仿佛连成一片,欲要将玉书淹没在这无尽的血雾之中。

浓重的血雾遮蔽了天空,映照的周围部是血色,雾气散逸而出,令周围的花草树木尽皆枯萎,一丝丝气息就仿佛有大恐怖一般。

一边疯狂的输出,他们四人一边还分出丁点心神来防备沈康这边。本来面对玉书这般顶级高手,他们就已经是捉襟见肘危险的很,现在还要分神,本就是大忌。

可他们又有什么办法,他们也看出来了,这个年少成名的万剑山庄庄主飞仙剑沈康,那是真不要脸,偷袭的事情绝对能干的出来。这边他们打生打死,那边沈康突然来一下子,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啊。

“唉!”突然,一声微微的叹息声从他们四人的中间处响起,随后仿佛有什么力量自四人联手形成的血色雾气中爆发,顷刻间仿佛绽放出了世间最美的光芒。

而后,一股可怕的力量袭来,四人顷刻间便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击飞。奇异而恐怖的力量冲入他们的身体内,肆意破坏着他们经脉身躯。

一招,仅仅只是一招便让他们部败退,差距真的有这么大么?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他们自然知道元神境每一步都是巨大的差距,每一个小境界都是不同的风景。可真正面对顶尖高手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往日的骄傲是多么的可笑。

这一刻,他们仿佛见到了那威临天下的教主,还有一直冷漠却高高在上的大长老一般。万剑山庄,怎么可能有这等高手!

“前辈,前辈,我们愿臣服!”

“臣服?你们想得美,那些被你们所害的人又该如何?”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