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精彩免费!

沈安安微微牵动唇角,“准新娘在哪里,我得要亲自恭喜一番!”

提到朱心怡,岳子川脸色一僵。

“沈小姐这边请!”

沈安安也未推辞。

岳子川虽然不怀好意,可怎么也不敢在这种场合胡来。

更何况,她环视一周现,赵兴邦竟然也出席了订婚宴。

沈安安心中暗讽。

怪不得沈长山答应来参加宴会,应该是看程家情势不妙,赶紧到赵兴邦这里来抱大腿了。

正在这时,赵兴邦也将目光看向了这边。

目光对上,沈安安不得不欠身行了个礼,表示礼貌。

赵兴邦也在不远处微笑点头,随即竟是走了过来。

可爱女仆装扮的贝斯小妹清新迷人

“子川啊,你能把沈小姐请来可是面子不小啊!”

沈安安礼貌言道,“赵伯伯好!”

岳子川笑呵呵的言道,“姑父说笑了,是沈小姐肯赏光,要说起来,我和沈小姐可是缘分颇深呢。”

“哦?为何这样说啊?”赵兴邦问道。

“那天本应是沈小姐的,阴差阳错啊,不然今日可能就是我和沈小姐的订婚宴了呢!”

沈安安眸色一凉。

这个岳子川,竟然还好意思将那天晚上的事情宣之于口,还洋洋自得,真是渣的可以。

“我说的是不是啊,沈小姐?”岳子川毫不脸红的问道。

沈安安忽然笑了。

深意十足。

“岳少这话从何说起?您说的那日,又是哪一日呢?我都听糊涂了!”

岳子川知道沈安安在装糊涂,忽然大笑。

“糊涂一些好,往事就翻开不提,咱们重新开始!”

“一直听说岳少人脉交际上是一把好手,原来靠的就是腆着脸不拿自己当外人这一招啊?真是受教了!”沈安安笑意潋滟。

岳子川被怼的一愣,旁边的赵兴邦却是笑容不减。

“早就听说沈小姐是个伶牙俐齿的,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沈小姐何止伶牙俐齿,简直是气魄非常,颇有巾帼之姿!”

沈安安暗骂,赵兴邦这个老狐狸拉下架子过来跟她聊家常?

非奸即盗。

“赵伯伯过奖了。”

不卑不亢,却也不给人继续聊下去的话头。

赵兴邦也听得出来,继续言道,“沈小姐就不必过谦了,单说你那日在众人面前宣布与程家一刀两断,单这气势,可不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可以做到的!”

果然,他要将话题往程家上引。

沈安安微笑问道,“我以为像赵伯伯这样贵人事忙的人,不会关注这些八卦新闻呢,原来赵伯伯也是平常人啊!”

一句半开玩笑的话,却让赵兴邦怎么都听出了几分讽刺。

敛去微僵的脸色,朗声笑道,“瞧瞧,这丫头啊,还真是嘴上不饶人呢!”

沈安安笑容不达眼底,眼前这二位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会套近乎。

赵兴邦刚要继续说什么,却被沈安安抢先打断。

“不好意思赵伯伯,我好想看到了朋友,先过去打个招呼!”

岳子川寻着目光看去,竟然是顾婉柔。

“原来你和婉柔是朋友啊,那咱们可就更亲近一步了。”

说着,身体慢慢往沈安安的跟前凑,令她心里一阵的作呕。

这时,冬儿一个箭步上前,将岳子川隔了开去。

“岳先生,请留步!”

岳子川目光一凝,轻佻言道,“没想到,沈小姐是美女,你这身边也都是美女啊。”沈安安轻笑道,“岳少可能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脾气不大好,特意请了一个助理,时刻提醒我不要突然了脾气,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局面,你也知道,上一次程家可是

被我弄的鸡飞狗跳的。”

言外之意,你岳子川的订婚宴难道也要弄成鸡犬不宁吗?

岳子川一双丹凤眼,眯成了线。

眼底却尽是对眼前这个女人满满的兴趣,是那种无关乎其他,而是一种雄性动物对雌性动物最原始的渴望。

“沈小姐难道不知道,我巴不得有人把今天的订婚宴闹的办不成吗?”

沈安安目光一冷,转身离开。

身后,岳子川得逞的笑了起来。

顾婉柔远远看到沈安安冲着她走了过来,面色僵硬,却避无可避。

岳家的宴会,沈安安怎么来了?

“安安,好久没见,我都想你了!”顾婉柔声音婉转动听。

脸上的热络模样,也像根本不知道生过什么一般。

若是上一世,这样无辜的一张脸,沈安安一定深信不疑。

沈安安抬眸,菱唇轻掀,“我也很想你呢!”

对上沈安安的无法预测的目光,顾婉柔再怎么控制,终归神色还是有些不自然。

沈安安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不敢看我啊……柔儿?”

柔儿!

顾婉柔心头一震。

这是程耀阳对他的爱称,每次听到都会不由自主的心跳加。

可现在出自沈安安的嘴里,却让她有一种脊背凉的感觉。

干笑道,“安安,你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会不知道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好像变的陌生了!”顾婉柔感叹道。

沈安安失笑,“我们一直都很陌生,我们相识这么久,我却一点儿都没有看透你。”

“安安,你在说什么啊!”

沈安安眸光微转,身体靠近了些,“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顾婉柔怔忪间,却见沈安安忽然一个旋身跌到在地。

失望又愤怒的神情,怒斥道,“顾婉柔,你还有完没完?”

一声质问,引来众人。

突如其来的事情,把顾婉柔弄懵了。

“我,安安,你……”

深知沈安安这是有备而来,可却猜不出来她到底要干什么。

不行,不能让她牵着鼻子走。

急忙过去扶,“安安,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还没碰到沈安安,手臂就被一旁的冬儿拦下。

“顾小姐,难道您还要对我们大小姐动手吗?”

顾婉柔脸色阴沉,“我什么动手了?是她刚刚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沈安安本来肩膀受伤的地方此刻又泛起了红色,显然伤的很重。

捂住肩膀,不看顾婉柔,而是目光转向岳文海。“岳伯伯,我受邀参加宴会,是来道喜的,如果岳家没有诚意,可以不请我,既然请了我,又让您的女儿对我动手,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