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华宏伯是玄阶高手,忽然间的威压让那个报信的弟子差点跪下,他赶紧说道:“掌门息怒,那边确实是这么说的,我不敢有隐瞒!”

“行了,你下去吧,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华宏伯低声说道。

等那个弟子走了,华宏伯便离开了宴会厅,回到了落霞派的后殿,他暗中叫来了一个去了秘境的弟子,让他把看到的和听到的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华宏伯问的非常仔细,直到庆功宴结束,方才让那个弟子离开。随后,华宏伯坐在椅子上沉思了片刻,又让人将华紫璇叫到了自己房内。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华紫璇气鼓鼓的进了华宏伯的屋子。

“爹!”华紫璇一脸不满的说道,“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之前不是说你会找机会单独谢谢宇文夏的吗?酒席不到一半,你怎么就走了?而且……我刚才正要送宇文夏呢!你怎么把我叫回来了?”

华宏伯摆摆手,面色严肃,“紫璇我问你,咱们的青玄果和月仙草到底是怎么得到的?”

华紫璇一愣,说道:“宇文夏帮忙找到的呀!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我且问你,罗良平他们是不是被宇文夏杀的?”华宏伯忽然问道。

华紫璇下意识的身子一震,“当然不是啊……谁知道他们是被谁杀的?”

“是吗?”华宏伯沉着脸问道,“真的不是宇文夏杀的?”

“不是!绝对不是!我一直和他在一起呢!”华紫璇故作轻松的说道。

“你在说谎!”华宏伯狠狠一拍桌子,“你不是说罗良平他们失踪了吗?怎么现在又成了被人杀了?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出水芙蓉女子清纯如水山间唯美图片

华紫璇一听,顿时心下懊恼,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嘴巴。

华宏伯冷哼一声,“紫璇,事到如今,你还想瞒着我吗?坤山宗已经要来兴师问罪了,让我们交出杀死罗良平的凶手!你如实告诉我,在秘境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华紫璇咬着嘴唇,眼圈通红,犹豫了很久,方才压着声音说道:“罗良平师徒三人见财起意,若不是宇文夏救了我,死的人就是我了!”

华宏伯愣了一下,惊道:“你说什么?罗良平要杀你?”

“对!”华紫璇此时也豁出去了,点头道,“我和宇文夏一起在林中探索,宇文夏帮我找到了三枚青玄果,罗良平师徒三人想抢夺,宇文夏才出手杀了他们的……”

“果然是宇文夏杀了罗良平师徒三人……”华宏伯眉头紧锁,问道,“他是如何杀了他们的?”

“他杀罗良平是为了救我!”华紫璇咬了咬嘴唇又一次强调,然后继续道:“还有,坤山宗的弘家兄弟对我图谋不轨,如果没有宇文夏,我甚至还会受到更大的侮辱……”

“好了……”华宏伯的表情缓了缓,说道,“宇文夏是你的恩人!这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维护他的。你现在给我说说,宇文夏是怎么杀的罗良平?据我所知,宇文夏最多也就是黄阶二品的境界吧?”

提起这个,华紫璇的脸上就满是崇拜,她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把夏天宇用计杀敌的过程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华宏伯久久无语,一炷香的功夫之后,他才问道:“紫璇,你对宇文夏这个人,是不是很满意?”

华紫璇的脸立刻成了一块红布,她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宇文夏是女儿见过的男子中最优秀的!”

华宏伯面色复杂的看着华紫璇,好一会儿才沉声说道:“罗良平之死,你千万别对任何人提起,一旦坤山宗知道真相,我们两派的联盟就会土崩瓦解,丰家那边就会肆无忌惮了!”

“我知道的!”华紫璇用力点点头,“其实我本来都不想告诉你的,可是你竟然诈我,爹,你太欺负女儿了!”

华宏伯不满的“哼”了一声,“难道这种事不应该告诉我吗?我是你爹!你竟然敢把我当外人,你还有理了?”

华紫璇捂嘴一笑,撒娇道:“是女儿不对,请爹原谅!不要生气了哦!”

华宏伯摆摆手,“好了好了……你下去吧!”

目送着华紫璇走远,华宏伯的表情变得异常复杂,他喃喃道:“闺女啊,我让你拉拢他,可没想让你把自己搭进去啊!你怎么偏偏就真的喜欢上了这么一个人呢?原本我就觉得宇文夏这个人不简单,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可怕,那种算计,那种杀人手段,当爹的我听着都觉得后心发凉呀!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只是个山中猎户呢?你心仪于他,这结果……唉……”

……

第二天一大早,夏天宇和乔小胖两人忽然接到了落霞派的礼物,不仅有不少灵石,还有一些日常用品。送礼的人正是上次送请柬的邓兵武,他放下了东西,对夏天宇说道:“宇文公子,这些东西都是大师姐特意交代给你们送来的,你们可一定要收下。”

看到灵石,乔小胖立刻笑开了花,“我们当然要收下,不会辜负你大师姐的苦心……你回去交差吧,就说宇文公子很高兴就行了。”

“好嘞!”邓兵武欢天喜地的走了。

夏天宇鄙视的看着乔小胖,“看到点灵石就高兴成这样?”

“靠!”乔小胖不忿的说道,“你是没体会过什么叫穷日子,你那些箭根本就没有成本,哪像我的阵法这么烧钱……算了,不跟你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咱们赶紧去卖东西吧!今天我再把阵旗强化一下,然后咱们就去无尽林海!”

“走吧!”

两人随即收拾了一番,一起去了西水城的西南商会分部。

西南商会是西南地区最大的商会,就算是南罗疆域这种边陲区域,也是每个城都能找到西南商会的分部。而且不管是买或者是卖,西南商会都还算公道。

不过今天,西南商会的西水城分部的气氛却有些不太一样。和往常比起来,伙计的脸上少了往日的轻松,变得有些拘谨。

进了商会的大门,夏天宇和乔小胖便对视一眼,不用说话,两人都明白对方的意思——小心一些,这里似乎不太正常!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