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没什么,就是感谢似乎有故人也在这里。”

云袖俏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师尊,您说过,这一次王家举办的比武大会要比以前重要许多,所以会出现不少奇人异士,对吧。”

“没错。”女子微微颔首,笑道:“比武大会的事情且不提,看你的表情,应该是一个很熟悉的人,是个男孩子吗?”

“唔,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云袖点了点头,浅笑道:“是一个努力认真,终有所得的男孩子,比我还要小一岁呢。”

“断骨伤周恒?”女子笑道:“先前你特意回黄桐府城与人道别,就是为了他吧。”

“是的。”云袖落落大方,并无羞怯之意,笑道:“作为好朋友,在将有远行的时候,应该亲自去道别。”

“嗯,这是个好习惯。”女子表示认同,看了看那匹枣红马,“那匹马是周恒的坐骑?看起来还不错,也有特点,难怪你能认出来,你方才提到比武大会,是觉得他是来参加此事的?”

“应该是吧。”云袖想了想,道:“最近原河府城也没什么大事,他来到这里应该也是关注到了王家的比武大会吧。”

“若是这样的话,我不建议你主动去寻他。”女子微笑道。

“为什么?”云袖疑惑道,在她看来,既然江湖有缘相遇,那自然应该主动过去找才对。

“主动找过去未免太过无趣。”女子笑道:“要让他意外发现你才好,这样吧,正巧这次比武大会的强者不少,你也参加吧,可以增长武学见识。”

“可是我才刚入九品。”云袖有些不自信。

古香佳人尽显东方风韵

“你修炼的可是我传授给你的绝学,就算刚入九品,也不比那些资深九品差。”女子唇角含笑,道:“而且你不觉得在比武大会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你也参加了,这才显得更有缘分吗?”

“啊?”云袖似懂非懂,疑惑道:“会吗?”

“不会吗?”女子反问了一句,然后斩钉截铁地道:“相信为师,肯定会的。”

“可是我为什么要让我们的相遇显得更有缘分?”云袖想了想,还是没明白自家师父的思路,“师尊是想要说什么?”

“没什么想说的,你想去找就直接去找吧。”女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放弃了治疗。

“虽然不太明白理由,但师尊既然说了,那我照做便是。”云袖点头道:“我不主动去找恒哥儿,争取在参加比武大会的时候遇见。”

“算你还有救。”女子笑了起来,可这笑容里还带着几分无奈。

……

山梁武馆中。

李哲因为被白景田击败,羞愤交加直接去找教习告假,回家去了。

这下子白景田顿时就成了众多学徒的焦点中心。

许多人都过来围着他询问。

“景田,你家里的那位高手是什么来历啊,居然这么厉害,一夜之间就让你超过了李哲!”

“不得了啊!要知道实力可不等于教学能力,不少七品高手连个九品都教不出来,景田家的这位高手能让他的实力这么快增长,绝对非同寻常啊。”

“哎,景田,我听说你家父亲曾经给纯阳宫做事,和纯阳宫有一些联系,你家里的那位高手,不会是来自纯阳宫的吧。”

“天啊!纯阳宫,这也太厉害了,景田,你快说说,你家里的那位高手究竟是谁啊?”

众人七嘴八舌地询问。

可白景田却是一个字都不透露,他知道周恒现在不想暴露身份,那他自然就不能乱说,就算是死也不能多说一个字。

这一众学徒很快也就发现了白景田的状态,满腔的兴奋顿时都被浇灭,甚至有几人转为嘲讽。

“切,拽什么拽,不就是赢了李师兄一招吗?运气而已,这打起来算个屁!”

“要我看啊,他之所以不敢说家里那位高手的情况,恐怕就是因为这只是他自己编出来的,所谓的进步,其实就是这次豁出去拼命,正巧碰上运气好才胜出的。”

“嘿嘿,咱们就等着比武大会的时候,看白景田家的那个所谓的高手会怎么出丑吧!”

“哈哈哈!我也要去看,连名号都不敢让人知道的高手,能厉害到哪里去,到时候不会被打得满地找牙吧!哈哈哈!”

白景田这下怒了,长剑一挥,剑锋指向了其中一人,目光冰冷,沉声道:“你们若是再敢说先生的一句不是,我就让你们再也说不了话!”

他这一句话,说的是杀机凛然,与众人眼中老好人形象的白景田截然不同,顿时就吓得这些人汗毛倒竖,惊恐不已。

我的天啊,这白景田还真的就像是换了个人啊!

惊奇归惊奇,怂也是真怂。

方才那几个讥讽周恒的人自知不是白景田的对手,便也没有硬碰硬,就直接闭上嘴巴,转身灰溜溜地走了。

“你们,都不知道先生有多厉害!”白景田现在是发自内心地崇拜与尊敬周恒,绝对容不得任何人说他半点不是。

这简直就是把周恒当作了他的师父一般,甚至神明一般。

……

而这个时候,周恒正优哉游哉地躺在床上,静静等待最近这些天最大的吉时到来。

六月二十八、午时三刻。

大吉!

诸事皆宜!

这是周恒来到原河府城之后进过的一次测算。

这是他经过几番调查和比较之后,才选择了其中一个最有名据说也是最灵验的一个瞎子算吉凶,测出来的吉日良辰。

按照那个算命瞎子的说法,这应该是最近三个月一来,福禄之气最为旺盛的时候,同时也应该是人们运气最好的一天。

在这一天,无论做什么,应该都会称心如意。

于是,今天一早他站桩炼气之后,便沐浴焚香,回到房间之后,静静等到吉时的到来。

这一回,他打算把自己手里的剩下的福袋都开掉。

金福袋也包括在内。

毕竟,马上就要比武大会了,却依旧没有找到瘟皇宗的踪迹。

这意味着,只要他们想要那块无字碑,就很可能会选择在比武大会即将开始的时候,或者是已经开始之后,有所动作。

还可能会是大动作。

周恒总感觉这种汇集了多方势力的事情,最终凑在一起,很有可能会出大事。

虽然他已经让白掌柜联系当地的府城衙门,但府城衙门未必会重视,所以他还让白掌柜把自己的一些猜测举报给了纯阳宫,只是终究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在“大事”开始之前,总要留一些底牌和能破局的手段。

而金福袋开出来的东西,只要不是运气太差,不是黑到极致,无疑是有这个能力的。

“开启金福袋!”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