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本太子白玄机,不承认白天机登位之词!海族入侵,龙陆大乱,我神国风雨飘摇,百姓生活在水生火热……帝君失踪难寻,正该尽早找回帝君之时,白天机狼子野心,竟然贪图荣登帝位,假传圣旨……假传圣旨,此为不忠,不寻父皇,此为不孝,视百姓痛苦于无,此为不仁,妄登帝位,此为不义,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者,何德何能,敢称帝位……”

随着朗朗之声传遍神都,随着白玄机开始发力,随着各宗门世家,权贵富豪开始发力,随着白玄机的大军进入神都。

神国的夺嫡之争,开始了。

白玄机与白天机,这两个皇室最优秀的皇子,于此时此刻,正式站在了对立面。

为了那高高在上的帝位,兵戎相见。

“十三弟,你敢跟我斗,那就别怪皇兄心狠手辣了!”

“皇兄,有什么本事就拿出来吧!父皇归来前,玄机誓死不会让你狼子野心得逞!”

人,或许本性就是虚伪的。

分明两人都是想要坐那帝位,却各自有各自的虚伪说法。

将一切遮羞布扯掉,最终剩下的,也只是鲜血淋漓的残酷。

繁荣神都,乱成一锅粥。

好在两位太子都很克制,没有让战火蔓延,始终都控制在皇宫之内。

清新氧气女神动静相宜甜美写真

你来我往,阴谋诡计不断,明刀真枪厮杀。

各个拥护者,八仙过海,手段尽出。

这一场夺嫡之战,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胜负还未分,厮杀还继续。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雷滚滚。

几乎整个龙陆的神藏境强者,都将目光看向了遥远的东方。

“有人突破神藏境了。”

就在当天,曾经的古朝清门少皇,现在的清门皇,新罗世杰,直接宣告天下。

他踏入了神藏境!

“是新罗世杰。”

彩虹森林里,徐逸听到裘雨旋说新罗世杰踏入神藏境,不禁感慨。

瑞兽麒麟,当真逆天。

吃瓜群众简直觉得有些目不暇接。

神国帝君疯了。

紧接着血屠皇朝与海妖族决战。

然后神国夺嫡之站。

现在古朝又多出一位神藏境强者。

这位神藏境强者,堪称整个龙陆最年轻,今年才四十二岁!

不出意外,他最起码还有整整三百六十年的寿命!

“恭喜。”

龙蛇深渊,沈笑君微笑拱手。

新罗世杰默默点头,身后有一道庞大的虚影呈现,眉心闪烁着惊人的光彩,却相当柔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圣人光辉。

“我打算带着清门军离开。”

新罗世杰沉默良久,道:“回古朝。”

沈笑君道:“古朝帝君应该很开心。”

“这是我欠的,生为古朝人,此生不曾想过背叛,我成神藏境,后患已除,该回去了。”

“不送。”

“感谢。”

古朝,万里长安。

皇宫之中,古通今心痛如刀绞。

圣人之光……本该是他迈入神藏境的关键性宝物。

可惜,他没办法自己融入圣人之光,所以才需要祭品。

谁知道,祭品脱离了掌控,自己成就了神藏境。

心在滴血啊。

可能怎么办呢?

“总比白玉京、伽罗要强。”

四大霸主国和祖龙山,没有一个祭品是得到了的。

白玉京不但没得到祭品,还彻底招惹到徐牧天,已经成不死不休之局,三天两头往神国打秋风,让他头疼万分。

伽罗也是惨兮兮,被一个绝世凶魔摘了桃子。

这么一想,古通今就觉得舒服多了。

人类的劣根性就是如此,有人比我惨,那我就觉得很欣慰。

“帝君!”

一道身影疾驰而至。

正是古朝军主,古长朔。

“帝君,好消息啊!新罗世杰……”

古通今心头又痛起来:“我知道,他入神藏境了。”

“帝君,清门皇决定要率领清门军重回古朝,他说清门军是古朝的大军,清门皇是古朝的清门皇,此生从未改变,也将矢志不渝。”

“真的?”

古通今几乎是要惊喜得跳起来。

连身为帝君的形象都快保不住了。

“帝君宽厚仁德,才有清门回归之期!臣在想,沈门肯定也有回归之日。”

“好,好啊……”

彩虹森林。

徐逸嘴角微勾:“新罗世杰,儒风确实不错,如此一来,古朝也有五个超凡境强者,跟神国持平了。”

“名额不多了……”

裘雨旋淡淡道:“神国不是五个,而是六个,古朝五个,佛国有七个,血屠皇朝六个,一共是二十四个。龙陆神藏境强者顶多只能有四十九个,还剩一半。”

“神国六个?”

徐逸不由一怔。

他的关注点在前而不在后,还剩下一半的名额又如何?还剩一个又如何?反正他修罗血脉得不到天地承认,入不了神藏境。

“嗯,神藏境强者之间,其实彼此是有感应的。”

徐逸叹道:“神国近万年的底蕴,自然非同凡响,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神藏境强者隐匿不出。”

“不。”

裘雨旋道:“他出来了,还来了。”

“来……”

徐逸瞳孔猛的一缩。

下一秒,裘雨旋朝着虚空里一拳打出。

滚滚黑气席卷,空间扭曲,一个老得随时能断气的老人露出了身形。

徐逸手持牧天枪,双眸泛红:“你就是神国第六个神藏境?”

“呵呵……小娃娃……不要怪本尊,谁让你与神国为敌呢……”

“怕你不成?”

徐逸身红芒闪烁,头发瞬间变长,猩红如血,垂落在身后,像是血河在流淌。

“快退!他命不久矣,来拉垫背的!”

裘雨旋转身就跑,同时对徐逸传声。

徐逸瞳孔猛缩,本想攻过去,毫不犹豫冲势一顿,转身就跑。

“天神怒!”

娇咤之声传出。

一把恐怖巨剑,从天而落。

白元轻描淡写捏住,目光看向白衣,平静道:“皇室的血脉,该听话才对,老祖不杀你,别跟来。”

“听他的,别跟来。”

徐逸的声音紧跟着就传入白衣的耳朵。

白衣暗暗咬牙,却听话的没有跟去。

“前辈,都快死了,何必找人垫背?”

“老朽总该死得有点价值才对。”

一追一逃之间,徐逸万分无奈。

按裘雨旋的说法,这老头现在就是个即将爆炸的炸弹。

远攻无效,近身就爆。

在此期间,他堪称举世无敌。

任何人敢来战他,都得做好被拉着陪葬的准备。

“为什么是我?”

白元淡淡回答:“老朽来前问过,他们都说,你徐牧天不死,神国难安。”

“谢谢夸奖,那我便跟你陪葬好了。”

徐逸猛的顿住脚步,直视白元,杀意冲天。

Post Author: admin666